新闻是有分量的,有态度的新闻资讯

医院门口骗救命钱的家伙抓住了 快来指认这些骗子

栏目:健康

甘肃省甘谷县谢家湾的十几个农民,肩挎统一的黑色单肩包,常年散布在西安市各大医院和长途客运站“上班”,三人或者两人一起为固定作案伙伴,早上5点半就起床结伙前往各大医院诈骗外地来西安看病患者的救命钱,晚上6点半“收工回家”,并且经常变换住宿地点逃避打击……

这些只有小学文化的中年男子,从事这些诈骗伎俩时都要各自拜师学艺,然后就开始在西安各大医院作案诈骗。

昨日,这个在西安各大医院横行一时,疯狂诈骗受害人的团伙被公安新城警方一举打掉,记者采访挖出一些鲜为人知的内幕……

警方清查

骗钱9骗子落网

1月13日20时许,公安新城分局中山门派出所对辖区的各大场所和中低档小招待所,进行全面的拉网式清查,当刑侦所长文军良和教导员卢展涛,带了民警李乾和梁建强,清查到尚俭路某招待所时,一房间内4名农民模样打扮的中年男子,引起了民警的注意,这些人都有同样式的黑色单肩包,包内都装有用丝袜包裹着的冥币,且4人说话含混不清神色慌张。

富有破案经验的刑侦所长文军良立即向教导员使了个眼色离开。随后,4人便被派出所民警暗中跟踪。经过一天的跟踪后发现,这些农民打扮的中年男子,早上起得特早,三三两两的结伴到西安的各大医院和长途汽车站,尤其前往西京医院的次数最多。“不看病,不挂号,就是眼光不停地盯在外地来西安看病的农民身上,时不时还故意上前和患者家属搭讪……”想到此,文军良马上意识到这伙人极有可能是专在医院门口骗人的骗子。所长王晓健在听取了汇报后,立即部署了抓捕方案。昨日20时40分,文军良、卢展涛带领民警李乾等人,将转移到东一路某招待所的4名嫌疑人一举抓获。根据4名嫌疑人的交代,民警又一鼓作气,在另外一招待所抓获嫌疑人5名,两名嫌疑人在逃。

嫌疑人马三虎、马国成、马成海、马锁代、马随善、马随新等9人(均系甘肃省甘谷县谢家湾人)交代,他们都是一个村的人,全村人都是靠在全国各大城市医院和长途车站,用甩麻袋的方式诈骗患者的救命钱。他们11人是去年11月份从四川转移到西安的。

骗人伎俩

用冥币设诱骗钱

昨日14时,记者在公安新城分局中山门派出所见到了9名骗子,地上堆放着整沓整沓的冥币和成百双丝袜,还有9个黑色的单肩挎包。副所长文军良说:“这些黑心的骗子,就连包裹在冥币外边的钱也是假币,每天就是将冥币包裹好,装在黑色的挎包内到市内各大医院诈骗的,这也是一种极为老套的诈骗方式!”

记者在采访马锁代时,耷拉着脑袋戴着手铐的他向记者讲述诈骗全过程:“因为都是同村人,大家都是在来西安之前就相互固定了诈骗同伙,每天5点半就起来,两个人或者三个人一组直奔各大医院,到医院后就寻找诈骗对象,一般的目标都锁定在外地来西安看病的患者身上,当目标选定后,就很默契地一人上前搭讪,随后一人故意走在他们前面时将随身携带包裹好的冥币甩在地上,然后反过来找钱,这时同伙就会配合,故意说没有见到丢在地上的钱,这时搭讪同伙就故意将捡来的钱给患者看,到没有人的地方分钱,患者还以为真的是捡到的钱,就会掉入早已设置好的圈套,不但钱没有分到,身上的真钱或者银行卡就会被同伙趁机掉包,等到患者发现时我们早已没有了踪影。”

“最多一次诈骗过多少钱?有没有想到过被警方抓住的一天?”记者问道。(犹豫片刻)“没有想到过被警察抓住,这是我凭本事得来的又不犯法!最多的一次骗过7000多元。”

“一月能够骗多少钱?所骗的钱都做什么用了?”记者问道。“每月基本上回两次家,有时候一次,有时候直接将钱汇回老家。每次回家就是带5000多元,一个月也就是1万多元,但是也说不准,因为有时候一次才骗200到300元!”

伤天害理各大医院都骗遍了

“你们都在哪些地方进行诈骗?骗钱的目的是什么?”记者问道。“我们一般都在西京医院、521医院、省人民医院、中心医院、儿童医院、交大一附院、城西客运站、城东客运站等地方,反正是好医院人多拥挤的都去。我家里实在是太穷了,有一个儿子,妻子在家务农,我骗来的钱首先是用于儿子身上,我自己没有文化,不想让儿子走我的路子,想让儿子进入高等学府,接受高等教育,还有一部分钱是孝敬老人和贴补家用。”马锁代这样说。“你有没有想过,当你诈骗了患者的救命钱后,患者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你自己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记者问道。(低头不语稍许)“其实说真的,人心都是肉长的,放到我身上我也接受不了被骗,每次诈骗后我的心情也很复杂,心里很矛盾,也很难受,真该千刀万剐自己,可是儿子和家里需要钱,我也就没有的选择了。最初有上面的想法,现在诈骗得多了也就麻木了,不想那么多了!”马锁代说道。

快来指认看看他们还骗过谁

上一篇:黑心职介骗局被揭 小哥狂追记者夺相机(附图)   下一篇:郑州市第二中医院郑重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