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有态度的新闻资讯

私人承包公立医院门诊科室 “院中院”成“黑诊所”

栏目:健康


私人承包公立医院门诊科室 “院中院”成“黑诊所”
 
2002年12月31日15:01 南国早报  
 

  新桂网-南国早报 记者覃世默

  谁能想到,公立医院挂满锦旗牌匾的门诊科室竟是私人承包的“黑诊所”,里面的医生没有执业资格……本报前段时间对南宁“黑心诊所”坑骗患者内幕的报道,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也暴露了当前医疗市场存在的问题。

 

  一、“院中院”泛滥成灾

  何为“院中院”?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为牟取暴利,一些医疗机构或正规的医院将科室承包、租赁给他人,以收取承包费的形式为医院提高收入,这就形成了“院中院”,而治疗性病、乙肝等各类专科的“特殊诊室”便成了加入“院中院”的“最佳”选择。一位在卫生行政部门工作的读者告诉记者:南宁公立或正规医疗单位开设专科门诊被个人承包的占有相当高的比例。

  “院中院”最普遍的一种是承包。据介绍,近年来,广西各地医院专科市场的混乱均以承包门诊为主要特征。在区内一些大医院,来自博白、陆川、玉林的农民用金钱铺路,高价租下医院的楼房,分别开设了泌尿科、高血压科、乙肝科、皮肤科等门诊专科,并以医院的名义大做广告,同时雇佣医院的医生以合法身份贩卖假药,很多一年可获利20多万元。

  由于医院对承包者的医疗行为疏于管理,只坐收渔利,承包人便可借医院名义公然行骗。“干性病等专科这一行的人一般都不自己租门面单干,而是找医疗单位挂靠。专科门诊挂靠医疗单位其实就是想利用这块招牌取得患者的信任,同时也给自己找个庇护的屏障。”承包一家正规医院骨科的庞某这样透露。“照此下去,公立医院专科门诊真的要改姓‘私’了。”他说。

  二、雾里看花“院中院”

  越来越多的“游医”“游”进了合法的医疗机构中,让病急乱投医的患者难辨真假。

  据记者调查,许多患者并不知道自己就医的专科是被私人承包了的。今年南宁市某医院打出广告,声称院里聘用了一位专治不孕症的“送子观音”。一时间,患者蜂拥而至,直到这家医院被有关部门查处、被新闻媒体曝光后,受骗上当的患者才恍然大悟。

  据了解,承包门诊大多是区级小医院,或是在大医院的周边,或是某医药研究所,或者在偏远郊区,主要是“治”各种疑难病和慢性病,比如眼病、糖尿病、肾病、肝炎以及癌症这些在大医院也不好治的病。私人老板花高价租下门诊,自然要想方设法从患者身上赚回来。这些承包门诊不惜一切代价大做广告,以高药费坑骗患者。在正规医院非承包门诊就医,按有关标准,性病单病种的治疗费用一般不会超过1000元。而私人承包门诊动辄5000元至1万元。

  南宁市药监部门对一些承包门诊进行查处时,发现他们的许多药品都没有进邕准许证,其中不乏从非正规的渠道出来的不合格药品,以次充好欺骗患者。记者在南宁市星湖路某门诊部就医得到的药,经药监部门检验,竟是假药劣药!

  由于披上了合法的外衣,“院中院”的危害远比游医、巫医及个体诊所大,广大患者由于并不了解原来的“公家医院”已经姓“私”,结果经济利益和身心健康都受到严重损害。

  三、审批管理有漏洞

  据了解,公立医院在出租科室时大多与承包人达成协议,由医院出面为承包门诊办理广告审批手续。所以当承包门诊以医院名义去办理医疗广告审查时,一般都能顺利通过。因为卫生行政部门并不了解‘院中院’的真相,而审办下来后,承包门诊又会根据自己需要添加广告内容,让广大患者真假难辨。

  据广西区卫生行政部门反映,目前,不仅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有权审批性病医疗许可证,科技、计生、中医药局也有权审批。“多头管理”致使广西专科门诊或专科研究所泛滥,有些单位并没有能力诊治性病,于是由“老板”承包,雇用了许多不具资格的医务人员坐诊。

  去年,广西加大了医政监督执法和医疗市场整顿力度。但由于原计划经济体制下的一些弊病,管理的夹缝和新旧法规的交替、以及新的医药体制改革带来的新情况,都使医政监督执法的难度加大。据南宁市卫生行政部门的一位官员介绍,目前对个体医和社会办医的查处虽有难度,但至少还能和其他部门一起进行查处,难办的是合法医疗机构中的“院中院”,因为卫生行政部门虽说是执法机构,但在这方面没有执法权限,有些就不好查处。

上一篇:泉州医托打击难成效 卫生部门:靠年检卡黑心诊所   下一篇:刚刚结束的315晚会,曝光了这7个黑幕,第一个就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