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有态度的新闻资讯

消灭医托是一场硬战

栏目:健康

当你千里迢迢来京求医,刚下火车,一两名“工作人员”或“热情老乡”就主动询问你的病情,并“好心”带你找“专家”看病,然后狠狠宰你一笔。这些人,就是混迹于北京西站地区的医托。(7月6日《新京报》)

医托,顾名思义就是那些经常出没于医院挂号处、医院大门附近、地铁口、火车站、汽车站等地的人,他们用欺骗的方法引诱患者及家属误入歧途,把患者骗到一些无医疗资格的小诊所去看病,对患者进行恐吓、敲诈,甚至抢夺财物。医托之害,轻则被白白骗钱,重则耽误治病时间甚至丢失生命。

医托像蛀虫一样存在的事实,至少说明几点:一,不少医托除在路口拦截病人及家属外,也会在医院内装作曾经看病的患者,以其找更权威的专家为诱饵,行骗手段多样,比如他们会装作是病人,同样拿药,为表演真实,医托先拿药,看病者一看,医托都拿药了,看病者也就拿了;二,医托现象不是孤案,他们和一些医院、专家之间有利益关系,否则就不会出现“患者没到医院,专家已知啥病”的现象,以本次北京曝光的医托而言,患者消费万元,医托就能提成七成;三,医托存在严重影响着医院的资源配置,像本次北京曝光的百德堂医院里有四五十个人去看病,一半是托,一半是真病人,“不是医托带过去的,医院根本不给看”,直接结果就是许多真病人不能按时看病。

消灭医托,是一场硬战。首先,医托打着找专家的幌子或以“帮你早点看病”的架势招摇过市,钻的正是当前医疗资源紧张及分布不均衡的空子。尤其在一些人满为患的大医院,更容易出现医托,对一些外地患者来说,会大大增加治疗成本,甚至贻误看病时机。医托的出现,归根结底和医疗资源配置不合理有关,这道理和因为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而导致的“择校费”是一回事。因而,亟需管理部门进一步想办法政策对医疗资源进行优化配置。正如专家所言,“医托”为害,关键在“医”而不在“托”。“医托”泛滥,病根在于对医疗机构管理的失控。若没有黑心医疗机构和黑心医生存在,再高明的“医托”也孤掌难鸣,毫无用武之地。

其次,由于医托往往有利益分成,切断他们和医院、专家之间的经济链条刻不容缓。像本来十几元的专家号,到医托手里可以卖到300至500元的天价,像媒体报道的近年来医托分钱的比例是越来越高,医托生意最好的时候是暑假期间,现在有的医院和诊所给医托75%的分成等,都说明消灭医托是和利益做斗争。针对这种形象,希望加强对医院的监管,揪出分羹的医院或医生,重者吊销其执照,只有严惩违法者,才可能形成震慑力。

再者,消灭医托也需要医院的配合。若医院都能将熟悉的医托公布照片,更多的真病人便可以有所提防。当然,消灭医托也需要患者们提高警惕,小心被他们欺骗从而钻进他们的利益陷阱之中,只有人人都不给他们可乘之机,不主动成为他们的“肉”,医托之害就不会轻易施展出来。总而言之,消灭医托需要监管部门、医院、患者集体发力。

五原因让医托屡禁不止容易得手

一,医疗资源分配不公,到北京看病已经成了很多患者最大的希望,医托就有了“群众基础”。

二,看病排队没有改变。到北京看病,不仅需要钱,还需要人,当这些患者不能随到随看病的时候,就给骗子留下了生存的空间。

三,车站码头视若不见。这些骗子专门在车站、在码头等待病人,看到谁一脸的痛苦,就鼓动三寸不烂之舌。这些骗子都是大摇大摆的,他们自制车站工作证、身穿蓝色制服。对于这种存在了20年的现象,车站码头的管理部门能不知道吗?为何如此放纵这些人员?

四,医托的生存基础,看似是患者的需要,其实一些医院才是医托问题的根本。甘愿做医托的“寄生体”,甚至与医托合谋。严打医托,必须追究这些医院!

五,卫生监管成为摆设。不仅在车站码头,同样在北京积水潭医院、协和医院、阜外医院、301医院这些地方,也成了行骗的重灾区。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行骗,难道卫生主管部门都是睁眼瞎?而且,北京出现了很多骗人的小医院、黑医院和“神医”,如果监管部门本着对民众生命健康负责的态度严厉查处,还会有这些无耻的行骗吗?

什么是医托

医托就是医疗骗子,经常出没于医院挂号处、医院大门附近、地铁口、火车站、汽车站、各大网络论坛、健康交流网站、正规医院及周边旅馆的人,他们用欺骗的方法引诱患者及家属误入歧途,把患者骗到一些无医疗资格的小诊所去看病,对患者进行恐吓、敲诈,甚至抢夺财物。

医托特点

●团体性:医托往往集中来自于某镇或某村,都是集体活动。一般都是在早上7:30~8:00,下午14:00左右来医院活动,在病人候诊时进行游说;

●对抗性:医托是有组织地来医院活动,一旦受到院方干涉,就会进行反抗,由于没有明确的法律可依,医院往往难以解决问题;

上一篇:完善“网络就医”才能打击“网络医托”   下一篇:贵阳军康医院解密黑心骗局,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