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有态度的新闻资讯

黑心院长曝光京城医托潜规则

栏目:健康

黑心院长曝光京城医托潜规则

 
 

  CFP图

 

黑心院长曝光京城医托潜规则

 
 

  院长解文进在法庭上接受审判。
  刘白露 摄

 

黑心院长曝光京城医托潜规则

 
 

  医托们在宣判现场纷纷低下头。
  刘白露 摄

 

黑心院长曝光京城医托潜规则

 
   

黑心院长曝光京城医托潜规则

 
   

黑心院长曝光京城医托潜规则

 
   

  2010年10月19日,随着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对解文进等多起诈骗案件的判决,存在多年的京城医托诈骗患者的犯罪行为,终于被集中打击。而在审判过程中,黑心院长解文进、门诊部承包者张伟、黄平等人,无良医生尹星海,以及来自湖南衡阳的黑心医托,曝光了京城医托潜规则,也将这个利益链条上形形色色的骗术暴露无遗。 

  

  1 陷入医托骗局

  收到药后一打开,竟发现这些成包的中药里生出了恶心的虫子和飞蛾。杨春连忙拨打医院的电话,却一直打不通。无奈之下,杨春只身一人再次来到北京,发现这里已经被公安机关查封。而远在老家的孩子,也因为长时间耽误病情而更加恶化

  2009年9月的一个清晨,来自山东兖州的杨春夫妇刚下火车,从北京站一出来没顾上吃东西,就带着他们患有肌肉萎缩症的8岁儿子,急匆匆赶到北京儿童医院排队挂号。

  临近中午,好不容易排到他们时,却因为一步之差没能挂上当天的专家号,这对年轻夫妇抱着孩子,急出了一脸热汗与冷泪。近半年来,为了给幼小的儿子看病,他们已经跑遍了山东老家的各个医院,花光了几乎所有的积蓄,但孩子的病情却一直不见好转。最后,当地医生告诉他们应该到北京找专家看看。怀着最后一线希望,他们凑了5000元钱赴京求医。但排了半天队,却挂不上专家号,一家人不知道如何是好。

  两人抱着孩子正垂头丧气地往外走,在挂号处的出口,两个看起来慈眉善目的中年妇女走到跟前,操着湖南口音和蔼地问:“这位兄弟,是给孩子看病吗?”

  看着两个大姐不像什么坏人,焦灼无助的杨春说:“没想到北京的大医院挂号这么难,现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们准备到协和医院去看看。”

  “孩子得的什么病啊?”自称叫刘艳的女子摸着孩子的头温和地问。

  “老家医生诊断的是肌肉萎缩,我们来北京想确诊一下。”杨春实在地说。

  刘艳一听,热情地说:“儿童医院现在治这种病不行,倒有一个老教授看病在行。这位叫尹星海的教授以前就是儿童医院的,现在退休后在北京金太和中医研究院坐诊,要不你到那去试试?我家亲戚的小孩得这种病,就是尹教授给看好的。”

  杨春一听,当即动了心,就和媳妇商量去看看,说不定真能碰上什么偏方好药。更让杨春感激的是,刘艳还说自己顺便到南边办事,可以给杨春一家带个路。

  穿过京城几条车流如梭的街道,杨春一家被两个大姐带到了北京市宣武区的北京金太和中医研究院的门前。杨春全家不断道谢后,踏进了这个研究院。杨春在老家做生意,对社会上的各种骗术也略知一二。看到这个“研究院”规模不是很大,他决定先去探探底。

  溜达了一小圈儿后,杨春最后向站在第八诊室门前的一个青年男子询问尹星海大夫的医术。这个同样操着湖南口音的男子让杨春尽管放心,说尹教授什么病都能治,自己的肾病和家人的肝病都是在这看好的,他这次是来复诊的。

  杨春最终带着媳妇孩子走进第八诊室,见到了众人称道的“神医”尹星海。尹教授很热情,简单询问了孩子的情况,又把了脉之后,对杨春说:“你到门口去挂个号吧,我给你开一个疗程的中药,吃两个月就好。”杨春夫妇看尹教授这么肯定,赶紧跟着尹教授安排的医生助理张伟去挂号拿药。

  杨春想看看尹教授的处方,却发现处方一直拿在医生助理张伟手中,想到反正自己也不懂,不看也罢。付钱时,划价人员按照尹教授开的中药划价,60副中药,每副70元,一共需要4000多元。杨春算算自己身上带的5000块钱,想着还得买一家三口回山东的车票,就跟医生助理商量先拿50副,剩下的等回去寄钱过来再邮寄。

上一篇:网络骗子借飓风发黑心财 美红十字会要求FBI彻查   下一篇:腾格尔被代言讨伐黑心商家 山寨经纪公司曝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