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有态度的新闻资讯

光天化日下的诈骗 保定“黑心医托”乱象调查[图]

栏目:健康

  一群猖狂的医托衬托出治理手段的苍白无力

  一位“非著名”中医在医托口中成了“教授”

  一副低价感冒药经“教授”之手成了包治百病的灵药

光天化日下的诈骗

 


  他们长相普通却演技精湛

  他们是一场骗局的开始

  他们是黑心医院的摇钱树

  “医托”一个看上去普通,却需要精湛演技的“行业”。有人说,他们比病魔更凶险,稍不留神,就有患者掉入陷阱。被医托所骗,轻则延误治疗,重则人财两空。为揭开医托的神秘面纱,记者深入长途客运站蹲点发现,这些黑心医托活动猖獗,却十分容易辨认;但与之相对的却是法律的空白和惩治手段的单一。为此本报长期征集医托害人线索,愿广大市民与本报携手共同揭露保定猖獗的“黑医托”!

  骗局,看上去很美

  8月5日中午11时,满城县石井村34岁的王淑芹一手拿着CT片袋子,一手领着自己10岁的儿子,满头大汗地走出了客运中心的大门,她边走边打听儿童医院怎么走。这时一位“好心”大姐迎了上来:

  “大妹子,带孩子看病呀?”

  “大妹子,你说的这个病我们孩子也得过,就儿童医院的张教授瞧好的。”

  “今天没有张教授的门诊,不过我知道他正巧在附近坐诊,我顺路带你去。”

  ……

  短短2分钟,王淑芹便带着儿子坐上了这位好心大姐的三轮车。1个月前10岁的儿子被诊断出了哮喘,在满城县医院住了1个月不见好转,最后她决定到市里的儿童医院寻找希望。可常年住在山中的王淑芹根本不知道保定儿童医院怎么走,就在她两眼一抹黑的时候,这位好心的大姐成了她的救命草。

  而一旁的出租车司机看到这种情景则小声地嘀咕了一句:“又有人上当了!”

  这种场景每天都会在保定客运中心门外发生,附近的司机把这种场面称为“钓鱼”,这些钓鱼者就是人们所说的“医托”。

  更令人惊奇的是这些骗人的医托在这里都有着很高的知名度。“都是些老面孔,在这待上一星期保管你把所有的医托都认清楚。”在客运中心开了1年的出租车,司机王天乐已经对这种事见怪不怪。

  “他们钓鱼很挑人,主要针对农村来的人,看你穿的破破烂烂又挺着急,便会上去搭话。这女的手上的CT片就说明是要看病,再加上个孩子,就变成了这些人眼中的大鱼。”王天乐煞有介事地分析着,“像这样的大鱼可不是每天都有,竞争厉害着呢,谁先抢到是谁的。你看那边那两个托儿干看着多眼馋。”顺着他的手记者看到两个骑三轮的中年男子,眼巴巴地望着车里的王淑芹。王天乐笑着说:“半个小时后这娘俩就能回来,他们服务很到位,管接还管送。”

  一位“非著名”老中医

  半个小时后,王淑芹和儿子果然被“好心”大姐送了回来,脸上洋溢着满意的微笑。那位大姐热情地把母子俩送进了车站。

  记者在客运站内拦住了王淑芹母子,询问了他们离开车站后的经过。

  据王淑芹介绍,他们被拉到了车站附近的一个小医院,一间屋子里挂满了“妙手回春再世华佗”之类的锦旗,一位老中医非常悠闲。

  “那位大姐说,那是保定市一家大医院的张教授,专治儿童哮喘,她的孩子就是张教授给看好的。”王淑芹回忆道。

  “张教授按了按孩子的脖子,把了下脉,又用听筒听下心音,不到十分钟,就看完了。还说孩子的哮喘属于初期,能治好。”王淑芹说。

  “张教授”随即把一张处方单交给“助理”,“助理”立即用计算机一算,说要3000多元。王淑芹感觉不对劲,但又总觉得医生应该不会骗人。“助理”问她带了多少钱,她说只带了1200元。“助理”说,那你就先拿一个星期的药,共计1141元,然后带她去付款。为了确定这位张教授的身份,记者电话咨询了张教授自称任职的医院,该医院工作人员称,从未有过一位姓张的老中医。

  一副喝不死人的中药

  除此之外,王淑芹向记者展示了7包用黑色塑料袋包裹着的中药。“医生说让我们每天一副坚持吃,只要坚持吃半年,就能好。”王淑芹回忆道。

  为了验证这些中药的成分,记者带着一副中药,来到五四东路附近一家中药店按样抓取了同样一副。

  据店员介绍,这里面有八种药材,分别是千层低、荆芥、薏米、浙贝、大枣、生地、藿香和僵蚕。这些主要是治疗感冒的廉价中草药。

  至于这副药的价格则低的离谱。“像千层低,15g也就几分钱,就算每样都以15g计,核定价格为9.09元,顶多不超过10元。”而经过张教授的手,这些廉价中药每副暴涨到200元,暴利达20倍。

  同时记者发现,王淑芹手上根本没有任何在张教授处购买中药的票据,因此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说明王淑芹曾经在那里看过病。

  “为了给孩子瞧病,我们夫妻俩砸锅卖铁才凑出这么点钱,谁知道最后还被人骗了,城里骗子真多!”愤怒地王淑芹打算找那位“好心”大姐理论,但那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司机王天乐告诉记者,干完一票他们就歇了,根本找不见。等过两天没事了他们再出来,其实就算找到她也没用,人家一口咬定不认识你,你没证据,根本拿她没办法。

  一群无法可治的托儿

  那么,究竟是什么让保定的医托和黑心医院如此猖獗呢?

  记者采访了保定市公交治安分局政治处主任臧震,据其介绍,面对医托公安部门也有难言之隐。最大的问题便是医托定性问题,在汽车站看到一些在谈论医疗问题的人,民警只能查验他们的身份证等信息,如果没有问题,很难对其定性,最多只能将其带离车站辖区范围。目前还未接到专门针对医托的报案。截至目前,惩罚医托的依据仍然是1998年12月国家卫生部、公安部联合颁发的《关于清理整顿非法医疗机构、严厉打击医托违法行为活动的通知》。该通知仅指出,医托是违法活动,对查获的充当医托行骗的违法人员,根据规定,由公安机关处以15日以下拘留、200元以下罚款。也就是说,医托面临的最大惩罚就是15日拘留和200元的罚款。这些惩罚,远远低于给医托带来的丰厚利润。因此,越来越多的人视医托为“金饭碗”,有些甚至全家上阵。

  医托特点:

  1、盘踞于各大医院、车站门口

上一篇:广州华美美容医院揭开“骗子医院”事实真相   下一篇:别给民营医院都贴上“骗子”的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