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有态度的新闻资讯

曝光演员招募骗局 想成名被骗的人太多

栏目:健康

即便没有12亿票房的《泰囧》,“成为第二个王宝强”也早就被不少怀揣明星梦的年轻人视为了人生目标。公交站牌、电线杆上“直招演员、急招群演”的广告,似乎让这一目标变得很近。但更多人不知道的是,这些广告背后藏着一场场骗局。腾讯娱乐记者经过长达七天的暗访,发现这些广告中所谓的演艺公司只是私人运作的黑心中介,没有工商执照,打着为影视基地输送演员的旗号来圈钱。记者更亲睹了群演们缴纳上千费用后被骗的困境,也目睹了他们在脏乱差的环境中,过着一天一顿饭的生活。

“剧组直招演员,低门槛、高薪酬、群众演员80-300元/天、跟组演员3800-8000元/月,化妆师、服装师6000元/月。”几个月前,阿军(化名)正是在这种街边小广告的吸引下,报名加入了一个所谓的“演员经纪公司”,憧憬着自己有一天也能像王宝强一样,从默默无名的群众演员变成风风光光的明星大腕。“没有暖气,连洗澡的地方都没有”,阿军是湖南人,特别怕冷,“我以前白天在外面拍戏,晚上回去将就一下就算了”。

每天只管一顿饭:面片炒白菜

  在怀柔杨宋镇星美影视基地附近有很多村庄,仙台村就是其中一个。走在仙台村里,能发现散落在路两边大大小小无数个农家院子。随着怀柔影视业的兴起,这些毫不起眼的农村院落就成为了这帮群众演员栖身之地。入住大院时,阿军便缴纳了包括食宿费、管理费、拍摄基地门票费在内,共计2760元。“之前说一日管三餐,现在能吃饱一顿就不错了。”阿军所谓的“吃”,就是每天固定不变的辣椒酱以及面片炒白菜,而且只有中午一顿。“要是上戏的话,可以跟剧组吃。如果没戏在大院呆着的话,是没有早晚饭的。”

  他居住的大院约有5个房间,每个十多平左右的房间里都放着4张上下铺。一间屋子除了床,就只剩下狭窄的过道。而生活用品和换洗的衣服鞋袜乱哄哄地堆放着,将原本就不大的活动空间占了一多半。走在大院里,记者注意到天井的一个角落里杂乱堆放着过冬储存的大白菜,这些就是群演们能获得的蔬菜。离储存白菜的地方不远就是从厨房通出来的污水池,脏水流了一地。

50元一天还要被抽成

   阿军已经好多天没有戏拍了。刚来时,一周能出3、4天戏,11月后,他几乎天天闲着;从10月至今,阿军上戏天数加起来不超过半个月。时间长了,阿军发现一个规律:拍戏只是新人的“福利”。

   “当初说有3000元的底薪,其实都是按上戏天数算钱的,一天50-100元,管院(也称群头)按人头提成,最后到自己手里的最多30元。”然而即使是这30元的上戏工资,阿军去领时也会遭遇百般刁难。“每次去要工资,管院都会拖。”阿军表示管院不给钱的法子有很多,拖欠、克扣等手段让院里的群众演员都苦不堪言。

 

    为了完整还原这些黑经纪公司的骗局,腾讯娱乐记者以应聘者的身份暗访了几家所谓的演员招募经纪公司。在北京,这类公司大都集中在六里桥一带,几乎都是在居民住宅楼里租个小单元。

   根据互联网和街边广告找到所谓的演员招募公司后,记者发现,除了地址是对的,公司名称根本对不上。至于网上说的那些“指导老师”,也不曾露面。这些人通过网络发布大量雷同信息,不断变化公司名称,用最简陋的网页引诱着那些怀抱明星梦的年轻人。

 暗访的第一家经纪公司,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首先让记者填了一张表格,这张表格上,除了常规信息之外,更是详细到三围、鞋码以及月消费额。而且月消费额一栏是必填选项,他们以此来判断你是否能成为他们的“大鱼”。

   交完表格后记者被领到一个“导演室”(或主任室,总之是有头衔的)。通常第一关面试时需要查验身份证是否跟所填表格符合。在记者表示没有随身携带身份证后,对方表现得十分警惕,开始找各种理由不愿意深谈,以“不能签约一年”为借口让记者去别处试试。

   或许是害怕有关部门来调查,不仅进门要先交身份证,在他们的房间里,除了摄像头以外,据说还有打手,一出事,这些打手就会冒出来。

下一页>>

上一篇:央视曝光:58同城、赶集网惊现网购宠物骗局   下一篇:央视315晚会曝光了哪些骗局 哪些行业潜规则被揭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