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有态度的新闻资讯

第三家共享单车出局,关联公司还涉嫌非法融资,父子串通坑了投资人

栏目:健康

  倒闭,跑路。这两天,南京的町町单车因为和这两个词联系在一起,一夜走红。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自今年4月以来,陆续有用户反映町町单车向自己收取的199元押金迟迟无法退还,该问题经江苏当地媒体两次曝光后,至今仍没有解决。

  文章甚至指出,记者于今年7月中旬实地探访这家公司时,就已经人去楼空,而其关联公司也正在接受警方调查。

  登录App Store可以发现,町町单车App的评论里,充斥着“骗子”、“黑心”、“垃圾”这样言辞激烈的评论。有用户表示,退款申请已经发起已有七个月,至今仍未收到退款。

第三家共享单车出局,关联公司还涉嫌非法融资,父子串通坑了投资人

  工商信息显示,町町单车的母公司南京铁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1月3日。而就在去年12月份,町町单车还接受了江苏当地电视台的采访,并表示正在以每天300辆的速度持续铺车。

  短短半年多时间,这家公司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可思议的倒闭

  听到町町单车可能已经倒闭的消息,家住南京的张奇感到非常惊讶。

  张奇是从今年2月份开始使用町町单车。起初,他对这种“小绿车”很有好感,蓝牙开锁,骑行舒适,一切都令他满意。

  创始人丁伟曾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如果我晚做一天,可能整个中国就会多增加一家这样的公司,大家看到我产品的时间就会推迟。”当时,町町单车在全南京总共铺设了五六千辆单车,每天每辆单车人均使用5次,注册用户6万人,日活近3万。

  然而,小步快跑并没能给町町单车太多优势。

  仅仅在张奇开始使用町町单车后的一个月间,南京街头的共享单车突然呈现爆发式增长。查询公开资料可知,摩拜初入南京市场时,宣布76天布局10万辆单车,ofo首批计划投放2万辆,此外还有小蓝单车、哈罗单车、永安行……在这些资金实力雄厚的“外来者”面前,町町单车显得越来越弱势。

  张奇家其实就在町町单车总部附近。到了2月底,他发现,即便是在町町单车“大本营”附近,其他品牌共享单车也已开始入侵,相较之下,可用的町町单车越来越少。当时,他的手机上已经安装了数款同类App,也都缴纳了押金,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押金浪费,张奇决定卸载町町单车,并成功退还了押金。

  凑巧的是,2月也是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最后更新QQ空间的时间。到了4月,押金问题开始集中爆发,4月12日,公司在大门外贴出公告,称公司资金出现困难,相关资金纠纷将逐一落实到位。张奇无疑是走运的。

  在腾讯创业的请求下,张奇也往町町单车位于南京紫东创意园的办公地点走了一遭。他告诉腾讯创业,这里已经没有任何这家公司的痕迹,连公司标志也已撤去。一位经常在园区内送快递的快递员表示,这家公司很早以前就已经搬走了。

第三家共享单车出局,关联公司还涉嫌非法融资,父子串通坑了投资人

第三家共享单车出局,关联公司还涉嫌非法融资,父子串通坑了投资人

  町町单车原办公地点

  “我觉得押金退还慢,可能真的是这家公司资金紧张,后面应该都会好的。”张奇似乎还对町町单车抱有希望。

  但他不知道的是,一家与町町单车关系甚密的金融服务公司,已经陷入了深重的灾难……

  父子串通坑了投资人?

  腾讯创业发现,就在今年4月28日,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的名字,已经悄然从南京铁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名单中消失,现股东为“丁金玉”和“丁万青”;法定代表人也由“丁伟”变更为“丁金玉”。

  然而,丁伟与丁万青二人,却还与另一家公司——江苏省泰州市泰兴市普发创投(以下简称普发创投)密不可分。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该公司创立于2015年1月,丁伟为执行董事,丁万青的名字也出现在该公司的多份资料及合同书中。

  根据澎湃此前的报道,该公司在泰兴城区还有五家营业部,而实地探访发现,这些营业部无一正常营业。此外,泰州警方也表示,泰兴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部门正在对丁万青和丁伟在泰兴的公司进行调查。

  更为惊人的是,一则出现在天涯论坛上的爆料帖声称,丁伟与丁万青实为父子关系,丁万青为普发创投实际控制人,并涉嫌诈骗和非法融资近一亿元,其中有数千万投入到町町单车。

上一篇:举报大坪的重庆新天地昊地产有限公司私自乱收费   下一篇:盘点体坛骗局:魏秋月被欠薪 郎平遭遇黑心经纪人
相关文章